主页 > 康复病例 > 李小勇脑脊液科治愈严重脑积水分流后颅内感染

李小勇脑脊液科治愈严重脑积水分流后颅内感染

 康复病例     2020-04-03 10:46

脑积水颅内感染颅骨修补李小勇
因昏迷四肢瘫不能言语南京北京大医院也治无效,英雄母亲急中生智找到李小勇 ,而今儿孙绕膝
​​患者男,21岁,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人。
 
一、李小勇脑脊液中心入院前病史
(1)脑积水首次发现和分流术治疗:
 
患者于2007年高考前几个月,出现了时而头昏的早期症状,以为是学习压力大并没有特别注意,2年后即2009年7月7日,患者在打篮球过程中突现抽风即“癫痫发作”的症状,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急诊送往安徽省灵璧县某医院,做头部MRI检查示脑积水。
 
为治疗脑积水,2009年7月9日就诊于江苏省徐州市某军队三甲医院,住院3天后即2009年7月12日进行了脑室腹腔分流术,术后1月余2009年8月25日复查头CT示脑室缩小,身体恢复正常随后出院。
 
(2)脑积水首次分流术后失败的经过:
 
脑室腹腔分流术后近2年即2011年5月16日,患者出现术后第1次发病,主要表现为头昏。当天到当地县医院做头CT检查,因显示脑室未见明显扩展(脑积水手术状态),医生说“没有脑积水复发”的现象,嘱咐回家家中观察即可。
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35天即2011年6月20日,第2次出现头昏,并增添了记忆力减退(刚做完的事情扭头就忘记了)和眼睛视物模糊的病情加重的症状。
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45天即2011年6月30日,因当地县医院认为脑积水没有复发就不需要治疗但症状仍加重,所以再次就诊于上级的非原来作手术的另一家的江苏省徐州市某肿瘤医院,经复查头CT,结果还是“没有问题”。
 
医院还进行了眼底检查,仍没有发现问题(注:检查结果丢失),医生十分负责,再建议进行头核磁检查,但因考虑到核磁共振可能会影响到原分流管的压力所以又未予检查,最后还是建议在家中继续再观察。
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51天即2011年7月6日,患者打电话告知家人说:“自己已难受的忍受不了啦,已严重影响了生活和学习了,...”。此时家人立即前去探望,不仅发现患者所说的“经常想吐但又吐不出来”症状之外,还还发现了一些更加严重的症状:双眼向下凝视(眼球可以左右但不能向上运动),走路缓慢,身体开始僵直,面部发呆无表情,言语显著减少不想(注:即不能快速反应地)回答问题,以及失眠、坐立不安、胸闷等“心情烦躁”的表现。家人直觉到病情“已经不是医院说的没有事了”的严重性,因此立即将患者直接转运至原来脑积水手术的江苏省徐州市某军队三甲医院神经外科就诊。
 
1、患者仍被神经外科转至神经内科:
 
家属万分着急,当天即2011年7月6日,再次就诊于第1次做脑积水脑室腹腔分流术的江苏省徐州市某军队三甲医院神经外科。科室医生看了最近一系列检查的头CT片子后,仍认为“没什么神经外科的问题”,因此建议到该院的神经内科住院。该院的神经内科,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地接收患者入院了。
 
在住院的次日,即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52天即2011年7月7日,进行了腰穿检查,结果发现脑脊液压力也正常。再次日即2011年7月8日,脑脊液化验结果也汇报为 “正常”。针对此情况,神经内科医生认为“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案”,因此建议家属“转至更高(于地市级的)级医院的神经内科吧”。
 
患者于2011年7月11日即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56天,从江苏省徐州市转至南京的江苏省级某三甲医院的神经内科。在转至并住院的第2天,家属拒绝了神内医生提出的再次重复之前做过的所有的检查,提出求助该院神外医生的建议。被神经内科医生请来会诊的神经外科医生,提出了经分流管泵抽吸脑脊液的检查建议,但是被家属拒绝了,因为心里有了“到北京更好的医院去治疗的打算”。但是神经内科医生,在住院2天后即在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56天又即2011年7月13日,给以办理转至中医科的处理。
 
可是中医科医生,认为患者是“癔症”或“抑郁症”或“焦虑症”等方面的精神病类的疾病,随后开了几付“调理的中药”,还进行“心理疏导”等相关治疗。但如此口服中药1周后,不仅无效,且病情又继续加重:说话能力基本丧失了,走路晃动抬不起腿,需要人搀扶。
 
2、从中医科转至精神病院:
 
在中医科医生的建议下,家属将患者转至江苏省徐州市专治精神病的一家医院,那天是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64天即2011年7月19日。在精神病医院给予 “心理测试检查”后,被“确诊”是“精神分裂症”。医生此时还向家属解释:“脑积水病人很容易引起精神病,应该抓紧时间治疗”,告知诊断后便给以“带口服药回家继续治疗”的处理。
 
但回家口服抗精神病的药物仅1天后,便出现了病情第3次加重的现象。自己吃饭的能力也彻底丧失了:端碗和用筷子的吃饭的动作是“吃着吃着双手就自己中途停止了下来,就像被僵持或被固定住了一样!”;口咀嚼的动作也同时中途停止来下来,也停止了吞咽口内食物的动作,满嘴的食物。眼睛和面部表情发呆;不能坐立(坐立时倾倒);在别人帮助站立时,还出现身体扭转和倾倒的症状;彻底丧失了语言的能力;睡觉中出现阵发性大汗淋漓的现象。此时因走投无路,因为吃精神病药还是没有效果,所以这时家属就求助了民间的迷信方法,可仍无济于事。
 
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69天即2011年7月24日,症状第4次变的更加严重了:小便困难、小便失禁,并开始发热,体温升高到了37.8度。次日即2011年7月25日,家属将患者转至听人说的北京更好神经外科的一家三甲医院求治,但是没有想到医院无床位,所以只能在院外等待、观察。在院外等了2天即在2011年7月27日时,患者体温再次更升高到了38度,而且开始昏迷了起来,立即前往该医院挂了急诊神经外科的号。急诊头CT发现:脑积水复发了(图-6),然后就被住入了急诊科,给以输注甘露醇降颅压的治疗,继续等待住院。
 
可是在住急诊科的第2天即2011年7月28日上午,患者输甘露醇降颅压也没有用了,再次昏迷而且又出现了右侧瞳孔散大的脑疝即又马上致命的表现,因此被急症收入了病房,马上就给以急诊的第2次脑积水脑室腹腔分流的手术:这次手术是再往脑子里插了一根分流管,保留的分流管没有拔除(注:脑内有2根分流管),因为医生告知:不能拔除是因为拔除可能会引起颅内出血性致命危险。
 
术后的次日,即第2次分流术后第1天即2011年7月29日,查头CT示:脑室分流术后状态;脑室内有2条分流管。
 
在术后2周的时间内,即在2011年8月4日,2011年8月7日,2011年8月10日,因为临床症状并无应有的改善而分别进行过三次头CT复查,但均示脑室缩小的“手术理想的结果”(图-8、图-9、图-10)。
 
虽然症状没有改善,但脑室已经缩小了,所以医生认为:“脑积水问题已被解决,我们的治疗任务已经结束了”,因此多次建议出院到别的医院去康复治疗。此时患者家属十分失望,多次向医生表示:孩子没有好怎么让出院呢?出院了我们怎么办呢?孩子就这样永远没希望了吗?可以医生回答:我们目前已经把脑积水治好了,脑室变小就是根据,别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呀。
 
在几天被催促出院又看到医生也确实无能为力的样子,这位农村的患者母亲在几次“几乎是被判死刑”的“告知书”的情形下,彻底绝望地哭瘫得坐在儿子病床旁的地上“真是急得不知干什么才好呀”!此时“心烦意乱”而无意识地打开手机,“急速不停地上网查找网站” (注:当时还没有微信和公众号)!突然一个信息出现在了手机屏上:李小勇脑脊液神经外科网站!像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急速地在打开网站内的内容,“谁知正是我要找的医生呀”!
 
后来在患者被治好的时候,母亲说:“让我在网上找到李小勇医生,真是天意呀!”。之后了解后才知道“这真是天意!”:这位母亲是一位农村妇女,平时在村里一个“网吧”打工,“给家里挣点钱”。患者对母亲十分孝顺,就在出现脑积水术后不能言语的异常症状前1周,正巧给母亲买了一个最简易的手机,并教会了母亲“上网查信息”的方法,为的是让母亲在“网吧”闲着没事的时候,可以这样“打发无聊的时间”。可就是这么一个“偶然”,母亲在关键的绝望时刻,就派上了用处,事后十分庆幸:“多亏了儿子那时教会了我上网的本领”,其实这也是“患者自救”的“天意安排”!
 
二、在李小勇脑脊液中心治疗过程和结果
 
这位患者的母亲在网上并根据信息直接来到李小勇脑脊液中心核实后,次日即将患者转来。那天是距分流术后第1次发病且持续加重94天,即第2次在北京脑积水分流术后第20天即2011年8月18日。
 
 在李小勇脑脊液中心入院的当天:浅昏迷,不能言语,体型消瘦,眼神呆滞,双眼固定而不能活动,大小便失禁,头部和四肢瘫痪,双下肢僵硬不能主动并很难被动弯曲,双脚呈芭蕾舞演员足形;头CT示脑室分流术后状态。
 
住院第3天即2011年8月21日,进行了原脑室分流管拔除术+脑室外引流术。
 
住院治疗第4天即2011年8月22日,左侧上肢遵嘱能微微抬起,眼神改善为可以跟随医生手指左右活动但很慢,引流出脑脊液呈淡黄色清亮,引流管内有血色脑脊液。
 
住院治疗第11天即2011年8月29日,左上肢抬起进一步改善,右上肢可微微抬起和手掌可微微伸展,大小便失禁明显好转。
 
住院治疗第55天即2011年10月12日,左下肢可以慢慢抬起,只能在搀扶下锻炼站立,双脚脚跟不能着地仍是“芭蕾舞脚”。
 
住院治疗第92天即2011年11月18日,眼神活泛了,眼珠出现了可以来回的自主活动。
住院治疗第110天即2011年12月6日,左上肢抬起变快,眼神进一步改善。

脑积水分流后颅内感染曾错诊为精神病
 
住院治疗第176天即2012年2月10日,瘫痪的双下肢可以改善的抬起,双上肢抬起速度又有加快,由入院时的不能言语改善为现在的能开口说话了。
 
住院治疗第183天即2012年2月17日,搀扶下练习走路时开始出现了自己抬脚的动作,但右脚跟还是不能着地;上肢已经改善到基本正常运动的能力;言语交流也恢复了起来,还能正常地作出张嘴伸舌的动作;由入院时的表情呆滞改善为能微笑;自己也能够拿着食物自己吃了(图-18)。
 
住院治疗第196天即2012年3月1日,病情进一步好转为四肢活动基本正常;自己吃饭基本正常,但手部力量小有点手抖;自己起身稍费劲;能够自己坐起,扶着栏杆自己能走路;右脚脚后跟由之前的不着地好转为基本正常。
 
住院治疗第224天即2012年3月1日,病情进一步改为:精神状态佳,表情愉悦,独自走路基本正常,手抖完全消失。
 
2012年4月26日出院(外院3月余因诊断和治疗不当后患者发生瘫痪等严重症状,但在脑脊液科治疗252天后,患者恢复至健康正常人水平)。出院时表现:神清气爽;四肢活动均正常,走路正常,能单腿站立但右腿稍差;语言交流正常;体重比入院时明显增加。
 
2012年4月26日出院时与入院时对比
 
出院当天,患者的父母坚持要送李小勇医生一面锦旗以表感谢,母亲说:“要不是脑脊液科,可能儿子现在是残是死都不好说,要是能早点知道脑脊液科,孩子可能就避免了被误诊为“抑郁症”“精神病”了,更不至于瘫痪在床,让我们走了那么多弯路。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的儿子在脑脊液科治好了又变回了健康的正常人,非常感谢脑脊液科全体医护人员。

李小勇脑脊液科治疗中心
 
三、出院后随访
出院后3月余即2012年8月6日来院复查,复查时:出院时留有右腿单腿站立稍差进一步好转为正常;四肢活动(跑跳蹲)均恢复至健康的正常人水平,已重返学校学习。
最近了解到,患者在2012年8月6返回复查后不久,就毕业在上海工作了。而且在至今2020年3月的近8年之间内,患者不仅一直正常的工作,而且还组建了家庭,现在儿子已经3岁多了。

脑积水治疗要花多少钱
 
至此,脑脊液也应特别感谢这位母亲的信任,她,虽身小瘦弱的样子,但有不懈求治的信念和努力,远远胜过护工护理要求,在翻身,喂饭,身体定期按摩,大小便清洁,独自辅助走路练习等等方面均做到了优质的程度,给每一位脑脊液人印象深刻:她真是一个伟大的英雄母亲!
 
(责任编辑:北京北亚骨科医院李小勇脑积水脑脊液中心)

咨询

预约

热点内容


李小勇脑脊液中心
咨询热线:(010)64891722 (010)81315558 13269976466(微信同号)
直通专家:13651375487(微信同号)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长阳昊天北大街 20 号邮编:102445
京ICP备11043686号-6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具体相关信息可以咨询在线顾问.北京北亚骨科医院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李小勇脑脊液科微信
友情链接